肆游.

喜欢删fo,社交恐惧.

面临就业压力开始思考如何在众多人之中脱颖而出.
就自身而言,短短几周的时间所学知识并不多,但由于睡眠及身体状况导致效率底下,只能勉强挤进前列,做不到游刃有余.
只能说是自己能力不足罢了.
明天会见到领导,第一面十分关键,要如何留下深刻的优秀印象?
技术方面,他们也都有所了解,只能多加巩固.
我需要提高自己的素养方面,保持精神面貌积极向上,还要让他们感到我想要努力学习,想在社会中立足,想往这个行业中发展.还有许多-只能看眼色行事了.
以及下周的测试,如果可以再度夺得名次,应该就有机会去那边实习了,绝对不能掉以轻心.有些厌学,可这是目前唯一的机会.还要更加地优秀才行.
更加地优秀.

回归lof.一旦有空就会摸鱼了.

我喜欢A子。
在我得出这个结论时,我自己也被吓了一跳。因为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体会到“喜欢”的感觉。但理性告诉我,我与A子之间是不可能的。因为A子已经有了爱人,A子的爱人也很爱很爱她,或许要比我更爱她千百倍,谁又知道呢。
我自然不会想什么白痴的“我比任何人更爱A子”,因为我对A子的感情仅限在“喜欢”。
在我离开的那天,A子居然分手了,然后又很快与另一个人发展了起来。我想,这是因为我与A子之间注定不会有任何爱情。
我将情感尽数丢弃,想让它们远离,逐渐习惯一个人去做各种事情,从出门散步到一个人看电影再到独自旅行,我离人类越来越远,却始终无法摆脱他们。
于是,奇迹般的,A子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。她似乎变了很多,我却挑不出差别来。A子的出现,比起喜悦,更令我恐惧。
——我明明已经努力地忘记你了,为什么你还会出现。
我知道她正在恋爱,她有爱人,也被人爱着,便试图躲起来。每当她试图与我打招呼,我都会先一步避开目光,躲得远远的。但心里总会想接近她——A子啊,我应该很讨厌你。

我不明白。
最初我与A子的关系几乎是最为亲密的,只是突如其来的转变让我惶恐不安。那天她的话语中出现了一个字眼,让我对她感到无比陌生,飞速地逃跑了。
之后再怎样试图接近她都无济于事,仿佛有着某种隔阂存在着,我看不到它。并不是因为我的逃跑而使它出现,而是它原本就存在着——只是从隐形的模样突然现身了。
我开始嘶吼,开始疯狂地奔跑在泥土路上,树叶在风的骚扰下窸窣作响,眼前单调的色彩变得逐渐模糊,嗓子也痛得失去知觉。我抬起手,发现眼角无比酸痛,才知道自己哭了很久。
只是这样也太脆弱了。我打心底瞧不起自己。
可A子——她究竟发生了什么?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。心里的某种方法却蠢蠢欲动——
“她才是在悄悄地躲着你呀,肆游哟。”

害怕。我以为这种情绪早就不会再出现了。——那样陌生的A子究竟是谁?难道真的是用来躲避我的替代品吗?——也许是吧,毕竟我太差劲了,或许只是被拿来做消遣了而已。
但是,我很想见到A子,哪怕是在公园的长椅上,像个怪人一样一直坐着,每天看着人来人往,忽然有一天见到那样美丽的A子,看着她从自己眼前走过,望着她的背影逐渐远去消失,这也就足够了。

这就是卑微的我的爱意呀。

“你还在想她?
我说啊,其实你根本就是——
爱着她的吧。”

胆小鬼。

摸个宰,脑子里想画些乱七八糟的东西.
p2是带滤镜的[.

深夜瞎涂,第一次指绘留个纪念.翻到手机上很久以前坑掉的草稿,就胡乱涂个色.
好像,没能涂出预想的表达色彩[.

是双黑手书,糖.
前半部分是很久以前画的,差距很大[…
希望收到评论.
【文豪野犬】双黑手书L.OL.我再吹一次松下优也先生.

虽然在手书制作过程中发生了许多事情…
终于投稿了,接下来就等待审核了.晚安.

一只中.
终于放假了,开始疯狂摸鱼.